常見問題


本社企計劃的方針

本社企計劃的理念,是同時協助長者及有需要的中小企、創業者及非牟利團體,達致雙贏。由於資源有限,首階段我們只能選定一類長者為有需要的企業服務,而按觀察現今企業最要這類長者的服務以提升技能。再者,退休專業人士、管理人員及具專才技能的退休人士往往被視為中產,而社會上正正缺乏對中產的支援。我們認為,幫助低收入低技術長者是扶貧,本社企計劃幫助中產長者是防貧,兩者同樣重要,社會應未雨籌謀,為各階層人士提供所需支援。
傳統職業中介是牟利的,利潤會由股東攤分,但我們是非牟利團體,會將原本可賺取的利潤投放於提供增值服務,促使長者與企業雙贏。而且,部份增值服務(例如為用人單位提供的人力資源諮詢)會由我們的義工提供。

服務者的疑問

我們深信一個人的身價,並不僅僅反映於他在金錢上的回報,而是他對社會的貢獻與關懷。「百龍匯智」提供平台,讓長者能繼續利用其專長貢獻社會,達至「助人自助、傳承經驗」。
我們本土的中小企、創業者,正面對周邊國家地區在競爭力上步步追逼,而本港租金持續高昂,且存在不少不利營商的因素,令許多創業者或中小企在資金及人力資源上嚴重短缺,無法發展,甚至面臨結業。雖然他們是生意人,但處景往往比我們想像中艱難。
其實,中小企是香港經濟的重要組成部份,我們身邊的親戚朋友,也不乏是投身中小企的,而創業者更是社會的新血。我們幫助中小企、創業者,可以幫助曾經讓香港引以為傲的中小企在國際社會中重現光芒,亦可幫助發展本土經濟。
雖然「百龍匯智」未必讓長者能賺取足夠應付日常生活開支的報酬,但我們的宗旨是協助長者逐步退休、助人自助、傳承經驗、長幼融和。這些都是能讓長者及社會實際得益的。

用人單位的疑問

a) 所有在「百龍匯智」登記的長者均須提供其資歷,我們會要求他們提供證明;經有關長者同意,我們可提供該等資料給用人單位參考
b) 我們的工作配對程序,經過電腦及人手雙重篩選,務求篩選出最適合用人單位的服務者
c) 我們可安排長者面試,讓雙方清楚了解工作範圍及用人單位的要求
a) 這個問題其實涉及人力資源管理。很多中小企及創業者都存有這種誤解 – 就是冀望所有員工都能為企業帶來動力和創意。現實是,一個企業中不同員工應擔任不同角色。試想像,所有員工都很有動力、有創意、想成為領袖,那麼誰是追隨者、執行者﹖
b) 再者,本計劃的原意,是為中小企及創業者提供人力資源的補助,而非取代企業中的管理層或核心人員(他們才是應負責為企業帶來動力和創意的人員)。長者的角色是輔助性質,是較具穩定性的勞動力,他們可以輔助管理層或核心人員提昇技能及經驗,而又不取代他們的地位。
a) 一般而言,長者在工作上較具穩定性、較守時。
b) 如用人單位能以自僱人士形式任用長者,可確保其能得到服務的情況下才須支付服務費;有別於僱用僱員,在不確定僱員能否勝任或提供所需服務時,仍須按時支付薪金。
c) 假使是「目標用人單位」,我們會嘗試遊說服務者以低於市場價格提供服務。
a) 為保障我們以及用人單位的權利,並在服務前確定雙方權責,我們會堅持要求用人單位先簽訂《委託合同》、後轉介。
b) 其中一個折衷方法是用人單位預先與我們簽訂《委託合同》並列期限(例如六個月),當用人單位需要長者的服務時,才補交《工作範圍說明表》列出長者所需的資歷及工作範圍。在服務者與用人單位未簽署《服務合同》/《僱僱合同》前,我們是不收費的。

工作配對

我們是本著「唯才是用」原則進行工作配對的,並會按照用人單位指示的優先序進行篩選(例如相關經驗較工作時間彈性優先);篩選程序包括電腦及人手雙重篩選,以確保被選中的候選人符合用人單位的要求。
我們會建議用人單位採取以下任何一項式多項措施:
a) 將工作範圍分拆,以便由多於一位服務者提供服務;
b) 修改《工作範圍說明表》,然後再作篩選和面試;
c) 指示我們篩選更多候選人作新一輪面試;或
d) 用人單位申請參加我們的「智囊團諮商」,調整其在人力資源上的策略。
不會,因為我們在法律上不能提供法律服務。但我們可協調雙方磋商合同條款或從第三者角度審核合同條款是否清楚明白。若服務者和用人單位要求,我們可提供合同範本供雙方參考,但前提是我們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雙方應按其需要尋求獨立專業意見。

合同後跟進服務

a) 這是讓我們正式被授權收集關於雙方合作關係的資訊,並讓我們更有效地協調雙方的合作關係。
b) 即使我們是合同簽約方之一,我們絕對無意(亦沒有權力)干涉用人單位的內部運作或服務者提供服務的方式;我們亦會將所有收集所得的資料保密。
c) 假若在特別情況下,服務者和用人單位均認為我們不適合作為合同的簽約方,我們可豁免成為簽約方的規定,但不會提供合同後跟進服務,包括協助雙方解決爭議。
a) 我們的合同後跟進服務,並不包括負責監察任何一方的行為或履約情況,而是協助服務者與用人單建立或改善合作關係。
b) 如任何一方認為對方的行為不合理,甚至違約,我們會建議他利用我們的解決爭議機制解決問題,但我們不會(亦沒有權力)責成任何一方糾正違約事項或就違約事項作出賠償。
c) 當然,我們亦不會為任何一方提供履約擔保,或代任何一方作出賠償。